<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首頁 > 史鑒

史鑒

“來今雨軒”與《庶民的勝利》

來源:人民政協報     發布時間:2022-09-06 09:15:31    分享至新浪微博

  從北京中山公園正門進入,沿東側長廊曲折北行,在古柏群旁,有一座古樸典雅的四梁八柱式傳統建筑,就是始建于1915年的“來今雨軒”茶社。

  最難風雨故人來

  中山公園的前身是明清兩代皇帝舉行祭祀活動的社稷壇。1914年10月,在時任內務總長朱啟鈐的推動下,社稷壇對公眾開放,成為北京城的第一座公園——中央公園。

  1915年,當時的中央公園委員會籌建“來今雨軒”,本擬做俱樂部,后改為餐館。軒名是朱啟鈐取的,來自杜甫《秋述》小序,截取“舊雨來今雨不來”中間三字,用以感慨世間人情冷暖。最初的匾額為徐世昌所題,現在的匾額是趙樸初1985年題寫。

  兩邊的抱柱上,有清人書寫的楹聯:“莫放春秋佳日過,最難風雨故人來”。楹聯雖是古人詩句,其意境卻十分貼切,一大批進步青年正是在這里不斷求索,與志同道合的新朋舊友一道,向著光明勇敢邁進。

  除東面的來今雨軒外,中央公園的茶座還有西面的春明館、長美軒、上林春、柏斯馨等地,也都是高朋滿座。以茶座為代表的中央公園消費價格有些偏高,茶客以中上層社會的知識分子居多,尤其是大學教授,醫生、記者、畫家以及大學生等,各茶座的茶客都相對固定。

  來今雨軒是典型的民國建筑,紅磚房、歇山瓦頂、有廊柱。當初在建筑外又搭了七間鐵棚,棚下面擺放幾十張茶座。20世紀20年代前后,這里是中國共產黨早期北京革命活動的重要場所之一。以李大釗、鄧中夏為代表的一大批先進知識分子,常聚在茶社,探討傳播馬克思主義,表達自己的政治和人生理想。

  1919年7月,由王光祈、李大釗等人發起的少年中國學會在來今雨軒正式成立。李大釗還曾介紹毛澤東、趙世炎、惲代英等人加入學會,與周恩來、鄧中夏、高君宇等多次到此參加學會的聚會、座談會,闡明政治主張。

  另據《魯迅日記》記載,魯迅先生曾82次來到中山公園,其中60余次在來今雨軒翻譯寫作、品茗就餐、賞花會友,他翻譯的小說《小約翰》便是在這里完成的。

  來今雨軒還是當時京城文化圈舉辦重大或重要活動的首選場所和最佳聚集地。1919年6月30日中午,北京大學等五家團體在來今雨軒為美國實驗主義哲學家杜威離華舉辦送別宴會。胡適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當年似此國際文化盛會,在此不知舉行過多少次,如果仔細收集,足可編一本很厚的書,足見一個時代的文化氣氛?!?/span>

  李大釗在此演講《庶民的勝利》

  近代中國的社會風云激蕩,許多革命志士和先進青年在來今雨軒,譜寫了一幕幕生動而精彩的歷史傳奇。特別要指出的是,1918年11月底,李大釗就是在這里發表了著名的演說《庶民的勝利》,點燃了革命志士心中救亡圖存的火種。

  1918年11月11日,德國戰敗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協約國的勝利宣告結束。作為戰勝國一方,中國人歡喜若狂。11月14日至16日,北京全市學校放假三天。

  11月底,北京慶祝一戰勝利的活動達到高潮。28日,北洋政府特開大會慶祝戰勝,在太和殿舉行中外軍隊閱兵式,并鳴禮炮108響。29日,總統在居仁堂邀請協約國外交使團、各國公使。30日,又舉行提燈會,北京東西城各校學生參加游行。張國燾回憶說:“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歐戰結束,中國似乎也是一個對德宣戰的戰勝國。當時各戰勝國大肆宣傳說這是公理戰勝強權。北京也在慶祝戰爭勝利,并將克林德碑拆毀,移置中央公園,改為‘公理戰勝碑’。我們曾參加這一慶祝大會和奠基典禮,也曾為之興奮?!畯姍嗉垂怼默F實,似乎開始有了些修正,中國將因此有轉弱為強的機會?!?/span>

  當時的國人普遍幻想一個公正和平的時代即將來臨,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公理戰勝強權”。陳獨秀認為“美國大總統威爾遜屢次的演說,都是光明正大,可算得現在世界上第一個好人”。胡適在演說中指出“這一次協約國所以能大勝,全靠美國的幫助。美國所以加入戰國,全是因為要尋一個‘解決武力’的辦法?!彼麄兊难哉撚绊懥撕芏嗟那嗄陮W生和民眾。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勝利,到底是誰的勝利?真的是“公理戰勝強權”么?在這熱鬧的氛圍中,有一個人進行了與眾不同的思考,他就是時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的李大釗。

  李大釗獨具慧眼,在來今雨軒舉行的題為《庶民的勝利》的演講中,他尖銳地指出,如果連是誰的勝利和為誰慶祝的問題都沒有搞清楚,就忙著去祝賀,是沒有意義的。

  他首先向聽眾提問:我們究竟是為哪個慶祝?在臺下一片寂靜中,他斬釘截鐵地說:“這回戰勝的,不是聯合國的武力,是世界人類的新精神。不是那一國的軍閥或資本家政府,是全世界的庶民。我們慶祝,不是為那一國或那一國的一部分人慶祝,是為全世界的庶民慶祝。不是為打敗德國人慶祝,是為打敗世界的軍國主義慶祝?!?/span>

  李大釗繼續說道,“這回大戰,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政治的,一個是社會的”。政治的結果是民主主義戰勝,社會的結果是勞工主義戰勝?!皠诠さ哪芰?,是人人都有的,勞工的事情,是人人都可以作的,所以勞工主義的戰勝,也是庶民的勝利?!薄绊氈窈蟮氖澜?,變成勞工的世界?!薄耙痪乓黄吣甑亩韲锩?,是二十世紀中世界革命的先聲”。

  演說完畢,臺下瞬間喧騰起來。

  俄國十月革命以后,李大釗形成了社會主義民主觀,他認為庶民必然戰勝資產階級取得最終的勝利,庶民的勝利也就是勞工階級的勝利。因此在政治上,他主張平等選舉,廢除私有制,教育機會均等,對農民進行民主啟蒙?!妒竦膭倮愤@篇演講正是他政治思想的體現,在當時具有很大的理論意義。

  《庶民的勝利》的演講時間

  《庶民的勝利》這篇著名演說,人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是在《新青年》五卷五號。該期《新青年》發表了“關于歐戰的演說三篇”。第一篇是蔡元培的《勞工神圣》,第二篇是陶孟和的《歐戰以后的政治》,第三篇即是李大釗的《庶民的勝利》。

  這期《新青年》并未標明三篇演說發表的時間和地點。因為蔡元培的《勞工神圣》是1918年11月16日講的,便以為《庶民的勝利》也是同一天發表的演說。

  《新青年》五卷五號這期雜志目錄上寫的是“民國七年(一九一八年)十月十五日發行”,而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日為1918年11月11日,勝利演講的稿子怎會發行于戰勝之前呢?經考證,該期《新青年》實際的出版時間是1919年1月。

  從這期《新青年》刊登的“《每周評論》出版廣告”中,有《每周評論》“第一次已于十二月廿二日出版”一語,可見它的出版當在12月22日以后。而上?!稌r報》在1919年1月18日至27日每隔三天刊登一次《新青年》第五卷第五號的出版廣告。

  據此判斷,這期《新青年》的實際出版時間,不會早于1919年1月。

  另據《北京大學日刊》記載:“本月十五十六兩日本校曾在天安門外舉行演講大會。除本校校長、陳學長、王學長及胡適之、陶孟和、馬寅初、陳惶農、李石曾諸教員外,并有來賓丁在君、盧世功、馮執中諸先生到會演講。大受聽者歡迎。今定于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日再行舉行并請本校高材生加入云?!?/span>

  同一天的《北京大學日刊》頭版頭條刊載的《本校特別啟事》指出:“本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為慶祝協約國戰勝日期,本校擬于每日下午開演說大會(地點在中央公園內外,俟擇定后再行通告),各科教職員及學生有愿出席演說者,望即選定演題,通知文牘處,以便先行刊印,散布聽眾?!?/span>

  顯然,11月15、16兩日,李大釗并不在發表講演的11人名單之中。他發表《庶民的勝利》演說的時間應該在“本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的下午。因此,在時間表述上,應以11月底為宜,地點是“中央公園內”的他常去的茶社“來今雨軒”。

  如今,來今雨軒已修繕如昨,它吸引了更多市民游客在此駐足,回首那一段艱辛歲月中的紅色往事,追思為信仰而獻身的革命先輩。(黃黎)

免费看无码挤奶喷奶水Av在线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