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首頁 > 清風金達萊

清風金達萊

征文展播 | 讓家風成為清廉正氣之源

來源:延邊州紀委州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1-09 08:30:28    分享至新浪微博

 不知從何時起,翻看“廉潔吉林”和“清風金達萊”微信公眾號已成為一種“大眾時尚”。公眾號上時常發布消息:xxx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審查……大家談論之余,有時也會大受觸動:“這不是那xxx嗎?”沒想到這些因違紀違法而受到查處的人員曾經就在身邊共過事,很多事就發生在我們身邊,他們從“領導干部”到“階下之囚”,昔日曾讓家人引以為傲的“勵志領導”“家庭模范”“全家?!?,如今貪念私欲讓他們跌入了“全家苦”“全家哭”“全家悔”?!耙蝗瞬粊?,全家不圓”,腐敗分子走上不歸路、淪為階下囚,其教訓是沉痛的,令人深思。一些曾經優秀的領導干部為什么會走向腐???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守住紅線底線,沒有清廉的家風操守。平時不自覺、不檢點、不自律,沒有把握住自己,置黨紀國法于不顧,最后宗旨喪失、私欲膨脹,鉆進了錢眼兒里、栽在了利益上、倒在了誘惑中。


 在物欲橫流的當今社會,正是家風中蘊含著清正廉潔的強大基因,才顯得更加彌足珍貴。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家庭不只是人們身體的住處,更是人民心靈的歸宿。家風連著民風、社風、政風,家事連著國事、政事、天下事。家風正,則民風淳;家風亷,則政風清。清廉家風,不僅是為人做事的準則,更是一個人安身立命、修身立德的精神起點。清正廉潔是一個人追求的高貴品格,恪守清廉、為民務實的本色,同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作斗爭,自覺抵制和反對腐敗,清清白白為官、干干凈凈做事、老老實實做人,是一生的必修課、一生的價值追求。從古至今,無數先賢智者非常重視家教家風建設和對身邊子女的教育,通過身先士卒和言傳身教,告訴家人“誠信做人,踏實做事,勤政為民、清廉為官……”為人之道、做事之法,這也正是家風豐富內涵的具體體現。


 “釋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順”。有的領導干部管不住自己的腿,去不該去的地方;管不住自己的嘴,吃不該吃的飯;管不住自己的手,拿不該拿的東西,思想上沒紅線,行動上沒界限,認為收點小禮、拿點小錢是人情正常往來,吃頓便飯、喝點小酒是交流感情,不算啥事;為了孩子上學、住院做手術走個“后門”、送個“紅包”沒那么嚴重。但實際上,不管大小,只要搞一次特殊,就會丟掉一分威信;破一次規矩,就會留下一個污點;謀一次私利,就會喪失一片民心。小節失守,大節難保;小疾不醫,大病難治,這是被無數事實證明了的一條鐵律。


 家庭里、親友間、生活中、工作上,要“防小”,在拒腐防變、防微杜漸上下功夫,時刻謹記“千里之堤,毀于蟻穴”,平時多自省,自覺凈化朋友圈、純潔社交圈、規矩工作圈、管住活動圈,堅持以德為據、以信為基,分良莠、辨忠奸,多交為人民著想、對事業有益的朋友,自覺遠離無德之人、無義之輩、無恥之徒。多與家人和身邊人交流溝通,及時準確掌握家人、身邊人的思想動態,對苗頭性問題及時制止,有時候“六親不認”,預防子女親屬打著自己的旗號非法牟利,杜絕身邊人把自己“拉下水”,才是對他們的真愛。家庭里、家教中蘊含著相親相愛相互欣賞,也離不開互相提醒和敲打,“道義砥礪,過失相規”,紅紅臉、出出汗、排排毒,方有正義正氣,促人向善向上。


 公生明,廉生威。一個人成功與否,跟職位高低沒有多少關系;一個家庭的幸福不幸福,跟財產多少沒有直接關系。而是與清正廉潔的家風建設有關系。家風建設是大事,事關長遠,廉潔修身、廉潔齊家,用清正廉潔去涵養家人,守護幸福,對于一個人、一個家庭來講,這才是家人幸福的保證、才是家庭美滿的基礎。


 多吸取廉潔文化、多用心構筑廉潔家庭、多弘揚廉潔家風,讓家風成為清廉正氣之源,成為砥礪品行、干事創業不可或缺的精神指引。清廉的家風是道德品質的世代積累,是嘉言懿行的代際沉淀。在家庭成員心靈中播下廉潔正直的種子,流風余韻,代代不絕。廉潔的家風也能帶動社會風氣,樹新風,揚正氣,匯聚清正廉潔的正能量,成為正義正氣的源泉。(州委辦公室 王彥亭)


免费看无码挤奶喷奶水Av在线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