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首頁 > 清風金達萊

清風金達萊

征文展播 | 問蓮

來源:延邊州紀委州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1-16 08:53:33    分享至新浪微博

 這世間最珍貴的蓮,并非盛開于雪山之巔,而是根植于我們的心間。                         


——題記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問蓮哪得清如許,“廉”字家風記心頭。家風,如一杯勁酒,醇厚綿柔;家風,如一壺茗茶,芳香甘冽;家風,如一朵清蓮,風骨絕然;家風,如一張名畫,如璧連城。


 俗語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绷己玫募绎L就是一所好的學校,它通過日常生活影響著我們的心靈,是一種無言的教育,而千千萬萬個“小家”組成了我們的“大家”,“大家”之風就是我們的魂,是我們的精神坐標,指導著我們的一言一行。


 家無廉不寧,而國無廉不安。記得那時,由中央紀委宣傳部、中央電視臺聯合制作的專題片《永遠在路上》在CCTV-1首播,我每天吃過飯,看完新聞聯播就守著觀看。一部反腐紀錄片,卻感覺比以前追韓劇還積極。專題片中諸多落馬官員出鏡,白恩培的妻子讓別人為她花1500萬元人民幣買手鐲,周本順的保姆司機兩年工資上百萬,周本順的超標豪宅、萬慶良的山頂餐廳、高爾夫球下的交易……看著片中的腐敗分子被繩之以法,拍手稱快的同時自己也不由陷入沉思。


 曾經輝煌一時不可一世的貪官們如今淪為階下囚,在鏡頭前剖析自己思想滑坡的軌跡,流下悔恨的淚水。他們的家人看到后會是何種心情,他們家世代傳承的祖宗家訓怎么沒能在緊要關頭拉他一把,讓他最終身陷欲望的泥沼,不得脫身。無論是小貪還是大腐,無一例外都是從思想認識這根弦的松懈開始走向腐敗的道路。


 每次觀看完也自然而然會聯想到自身。我作為一名黨員干部,我的工作是直接面對基層群眾,就職殘聯,服務于殘疾人群體,也是各種殘疾人職業技能培訓的組織者和直接參與者,我的一言一行群眾都看在眼里。作為一名州直干部更應該加強自身廉潔自律和作風建設,要不忘初心,以群眾根本利益、所需所求出發,解決難題,才能得到群眾的擁護,才能以家風帶民風。黨員干部要牢固拒腐防變的思想意識,做到不觸碰法律的底線,“廉”字家風、祖訓莫忘。


 “家風正,則后代正,則源頭正,則國正?!奔绎L是一個家的道德標準,就如同糧食一般,是一種必不可少的養分。在我的家里,也傳承著一種家風,它教會了我如何做一個善良、正直、有誠信、守初心的人。我已過世的姥爺是一名老黨員,曾經就職于當地的機關部門,記得小時候,逢年過節,家里總來些陌生的客人,本來是和和氣氣地請進屋,結果好多最后都被姥爺不客氣地“請”了出去,小時候不懂,只知道客人們帶來的“好吃的”也都被姥爺連同客人一起“請”了出去……再后來,聽見有人背地里說姥爺“倔老頭”“死犟死犟的”,我生氣地回家跟姥爺說,姥爺總是抱起我來,笑呵呵地對我說:“倔就倔、犟就犟了,姥爺的腰板挺得直吶?!闭f實話,直到姥爺過世,我也一直沒聽過他真正去定義我家的家風,究竟是哪些詞、哪些標準,但最起碼,我永遠也忘不了姥爺抱著我說的那句“姥爺的腰板挺得直吶”,那是一種潤物細無聲、潛移默化下的思想,就像是一種支持著蓮子破沼而生、傲然挺立的力量。


 我想,這就像著名法國作家羅蘭曾說過的:“生命不是一個可以孤立成長的個體。它一面成長,一面收集沿途的繁花茂葉。它又似一架靈敏的攝像機,沿途攝入所聞所見。每一分每一寸的日常小事,都是織造人格的纖維。環境中每一個人的言行品格,都是融入成長過程的建材,使這個人的思想感情與行為受到感染,左右著這個人的生活態度?!?也許,這便是家風最好的傳承形式。


 愿有一朵蓮,盛放在你我心田;愿那一字——“廉”,傳承于家國之間。(延邊州殘疾人就業培訓指導中心 呂穎)


免费看无码挤奶喷奶水Av在线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