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首頁 > 清風金達萊

清風金達萊

征文展播 | 樹清廉家風 在愛中成長

來源:延邊州紀委州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2-26 15:53:15    分享至新浪微博

 爸爸小的時候有他的家,那時還沒有我,爸爸和媽媽還不認識。爸爸成大后,和媽媽組建了家,有了我。我長大后,遇見了他,又組建了家,有了大寶和二寶,祖祖輩輩,這是我們的大家。


 爺爺出生時抗日戰爭剛剛開始時,他這一生,經歷了太多。爺爺的爺爺是地主,爺爺親見家族的衰敗、親人的拋棄,十幾歲開始就成了家里的支柱。我對爺爺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穿著灰色羊絨衫的寬闊背脊,側著頭面向我說:“你爺爺我老黨員,這輩子清正廉潔,五四年的老黨員,我們這輩人甘于奉獻,不求回報,我們是共產黨員?!泵看握f這句話的時候,爺爺都會拍拍自己的胸膛,堅定和驕傲的眼神中還夾雜著一種不屑,好像在告訴我,你個小屁孩,你懂什么。是啊,我那時真不懂,我覺得爺爺老古板,現在,他是我敬佩的爺爺。


 爸爸從小教我做人的道理,都是大道理,我似懂非懂。長大了,工作后,爸爸教我為人處世,克己奉公。等我有了自己的家,爸爸教我為人妻、為人媳、為人母的責任。因為是外嫁,和父母見面的時間少。有一次父親來看我,吃飯的時候和我說,在其位,謀其職,做自己分內之事,不能接受他人的任何私相授受。爸爸也是黨員,現在已經退休了,爸爸沒有退休前在企業工作,從未以權謀私,以前我覺得爸爸膽小,想著爸爸如果膽子大,家里的生活會很好,但爸爸不是我想的那樣,他有自己的底線,他從小教育我,做人不要攀比,若要攀比,比誰學習好,比誰品質好,不要在物質上爭強好勝,不要虛榮。這個家粗茶淡飯,其樂融融,平平淡淡,偶有些拌嘴和小矛盾,也會順其自然化解掉。不止一個朋友和我說過,真羨慕你家,真幸福。這個家父慈母愛,父親在我迷茫時,為我指方向,母親溫柔賢惠,無微不至地照顧我,我很幸福。


 我很幸運,現在的伴侶有同樣高尚的品質,他不追求物質,他和我說,我們從事的這份工作,這份事業,在物質上給予我們是有限的,人如果過于追求物質條件,那不管你擁有多少金錢,都是不夠花的。但人終究有自己的喜好和追求,同樣需要去熱愛,那樣就合理利用你擁有的財富,此長彼消,一方面消耗得多些,其他方面就要適當降低標準,不可能樣樣都是最好的。在愛人身上,我學習到了很多,受他的影響,我的消費方式漸漸發生了變化,不苛求物質,心態被物質的影響越來越小,看事物的心情也越來越平和。我們對孩子的教育理念一致,對孩子要精神富養,不管男孩還是女孩,一定要富足他們的精神世界,文化與道德的土壤不能貧瘠,這樣的精神供給同樣需要物質做基礎,那我們給予的便是最對的,不是最貴的。父親給予孩子勇氣、尊嚴、幽默與愛,母親給予孩子包容、毅力、忍耐與愛,我們所能給予的物質是有限的,他們可以感受到的精神財富是無限的,并且是無限拓展的。我敢肯定,我的孩子是幸福的,我們的家是幸福的。這幸福不是偶然的,是每一個家人在自己的位置上,日日夜夜恪盡職守,我們相互包容、互相扶持、相互體諒,只是我們不怎么去思考,原來在家里,我們一樣有屬于自己的崗位,也許這崗位太過輕松,讓我們想不起這是個崗位,其實世上沒有輕松的崗位,只是所有的動力都源于愛,愛的力量強大到讓你忘卻疲憊。愛沒有尺碼,無法衡量,但愛需要尺度,需要界線,需要底線,愛也不是溺愛,家風給愛設置了底線,這底線之上擎的是親人的關愛和生活的美好。


 爺爺授我清廉做人,父親教我踏實做事,愛人扶我清風持家。這幸福是祖輩們代代相傳的清廉家風,是親人間不求回報的惺惺相惜;珍惜生活,珍惜美好,珍惜每一個愛你的人,不愧對親人,不愧對自己,不愧于國家,不愧于黨。(州農業農村局 何淼)

免费看无码挤奶喷奶水Av在线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th id="zlftf"></th>
<th id="zlftf"><noframes id="zlftf"><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strike id="zlftf"><noframes id="zlftf">
<progress id="zlftf"></progress>
<th id="zlftf"></th><th id="zlftf"></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